鼎湖区桂城街道一名公卫医师的抗疫日记

时间:2020-04-06 17:23:24  来源:文明鼎湖  责任编辑:朱耀聪

一场不期而至的新型冠状病毒肆虐,全国上下正坚决地要打赢这一场抗疫战。无数忙碌的身影奋战在最前线,那些感人的抗疫故事让人为之动容。疫情面前没有钢筋铁骨,有的是一颗颗无私奉献、勇往直前的心。

卢伟轩的战“疫”日记

今日闲下来,拿起日历随手翻了翻,原来已战“疫”60多天了。

回忆起1月23日那天(年二十九),我接到上级关于准备医学观察点的任务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。连日来,网上、新闻上不停报道“新冠肺炎”的疫情情况,我隐隐觉得:这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春节。

在街道和中心领导、科主任多方协调下,我们初步确定了第一个医学观察隔离点。有了地点,防控物资也要着手准备,科内原有的应急物资正是启用的时候。

我和组长孙子城一边清点应急物资,一边调侃说:“平时,这都是一堆很厉害,但都用不着的物资。”“是啊,如果这堆东西用到了,估计大家都不好过了。”子城回应道。这就像军队囤战备物资一样,大家都不希望它们派上用场,但我们不能打没有准备的仗。

当天晚上7点多,我们把医学观察点的物资安排好了。想着明天就休息准备过大年,心里还是有些激动。然而,晚上11点02分,科主任的电话响起了:“准备启用医学观察隔离点,现在就去……”我当时还再三确认自己是否听错,这个表面上只是单纯启用医学观察隔离点,但背后的意思就是,疫情已经波及到我们身边了。命令下来,准备战斗吧!

微信图片_20200408153044.jpg

卢伟轩深夜仍在整理和上报数据。

我匆匆别过家里人赶回科室,和孙子城开上战车(疾控车)来到医学观察点,这时已经是晚上11点25分了。因为我们都是第一次接触医学观察点,心里总是有些不安,除了建立“三区两通道”避免观察点内交叉感染,各方面的细节如人员进出的各项制度、流程等,都需要跟进。其中一环不到位,都有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。我们这个点是桂城街道第一个集中隔离点,在完全没有什么借鉴可言的情况下,只能凭我们的专业知识进行布置。

1月24日凌晨两点多,接到区疾控中心通知,准备到某小区接密切接触者到医学观察隔离点实行集中隔离。孙子城留在观察点继续细化工作,而我就负责去密接者家里并对其家中进行消毒。

微信图片_20200408153136.jpg

孙子城在医学观察点进行消杀。

来到密接者家中,与先到的疾控中心专家沟通情况后,一个词让我全身一震——“终末消毒”。

一般情况下,这个词只出现在医院的隔离病房和我们公卫医师的教材上。对于我们公卫医师,也只是考试时会运用到。没想到现在居然出现在日常生活中了。身上这身白大褂当即变成战袍。

有句话说得好:“无论你平时是什么样的人,当你穿起这身白衣,你就不再是你,因为你要用你的专业完成这身白袍赋予你的使命。”在成功劝说第一家密接者入住观察点后,我在疾控专家的指导下,完成终末消杀任务,在过程中哪里是重点区域,那些要注意的等等这些细节我都一一记下,生怕有哪一点做不到位,就有可能造成不可控因素。

微信图片_20200408152717.png

防保人员进社区开展消杀任务。

完成整个消杀过程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。也创下我个人穿防护服的时间记录,当然,记录是用来打破的。消杀完回到医学观察点稍作调整下一项任务也来了,也就在这时,广东省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,整个疫情也进入了紧张的状态。

相比无影灯下临床医生的妙手回春,公卫医师群体则在润物细无声中化解着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03年的“非典”我还是一个初中生,看到医生治疗了很多“非典”病人,让我有了学医的念头。高考后,我考入了一家医学院。在大学期间,我应征入伍了。

2009年,在部队的我,已经是一名营卫生员,也正是09年的“甲流”疫情,让我意识到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在默默地付出着,为的就是打赢这场无硝烟的战争,他们就是公卫医师。退伍后,我回大学继续学业,并把专业改为预防医学。

1月24日,广东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,作为一名党员,一名公卫医师,一名退伍军人,正是履行为党员义务、为人民的健康事业贡献的时候。自启动一级响应以来,上级的文件上一个接一个,有时一个文件刚看完,没一会儿另一个文件又来了,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在这一个接一个的文件背后,透露着疫情的发展变化之快,严重程度的不断升级,已经远超想象。

什么是中国速度,疫情虽然发展迅猛,各种快速检测方式也相应出现。有检测方法,就需要有样本。众所周知,新冠肺炎是通过空气、飞沫传播的,而所要采的样本是密接者的鼻或咽的分泌物,在采样过程中不注意消毒稍有不慎,都有可能造成自身感染和交叉感染。当年“非典”时期采咽拭子的高危评价是“患者咳一咳,医生抖三抖,取一次咽拭子,倒下一个人”。

微信图片_20200408153211.jpg

卢伟轩为密接者取咽拭子。

在为密接者采集咽拭子过程中,采集人员要凑近患者脸部,看清双咽侧扁桃体及后咽壁,再拿棉签采样,鼻咽拭子就更高危了,在采样过程中,有可能造成被采者打喷嚏,这个飞沫就更别说有多厉害了。虽然密接者不一定是患者,但一样存在着高风险。然而我作为一名党员,我的潜意识告诉我不能后退,让密接者们早日排查清楚,消除他们的内心顾虑,这是很有必要的,同时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也是二级预防的要求。

随着疫情的不断蔓延,确诊病例数的不断飙升,集中隔离的密接者不断增加,我们的医学观察点需要换成更大的地方。除了协助各位密接者转运到新隔离点外,更重要的是原隔离点的终末消杀不容忽视。这个任务我当时也没多想就向科主任提出我负责消杀,科主任也同意了。

我和另一位同事黄嘉鸣,认真穿好防护服,毕竟是医学观察隔离点,所有的消杀工作都容不得“差不多”。我们认真地从上到下,从内到外的每一个地方进行消毒,穿过防护服的人都知道,防护服是不透气的,加上口罩,呼吸困难可想而知,但为了保护自己,这些都是必须的。

微信图片_20200408152728.jpg

抗疫女战士:黄嘉鸣。

三个小时下来终于把三层的医学观察点消杀完,我们俩也成了“大汗”。幸好以前在部队的训练,让我很快就习惯了这种状态。“当兵后悔两年,不当兵后悔一辈子”感谢部队锻炼了我,让我在今天的工作中深深体会到当年班长对我严格训练的用心良苦。

疫情就是命令,对于一名退伍军人来说,命令更是看得比什么都重,当命令下达无论有任何困难,都要想尽一切办法克服并完成任务。召必回,战必在,不是一句单纯的口号,更是作为人民子弟兵一辈子的承诺。

战疫已经60多天了,回想刚开始时的点点滴滴,医学观察点很多的从“0”到“1”,从快速建立到形成相对固定的模式,然后复制到后来开展的其他医学观察点。采鼻咽拭子、咽拭子、消杀,这些防疫工作都离不开团队的力量,并非一个人可以独立完成。

虽然目前国内疫情有所缓解,各个城市也在开始慢慢苏醒,复工复产,然而我们仍然不能放松警惕,国外的疫情正处在上升期,我们依然要防范这种输入性的风险。稍有不慎,就有可能死灰复燃。

微信图片_20200408152735.jpg

战疫,我们公卫人仍然在行动。(图文来源:文明鼎湖)

肇庆市鼎湖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

©版权所有:鼎湖文明网 粤ICP备15073790号

制作支持:肇庆市中新信息网络有限公司 电话:0758-28938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