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好教育“戒尺”不能光靠教师

时间:2019-12-07 10:33:21  来源:南方教育时报  责任编辑:姚莉

应该明确,对于教师合规合理使用惩戒权造成的后果,无需教师承担责任,更不能因为某些压力处分教师。

日前,中央下发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,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,其中提到,要制定实施细则,明确教育惩戒权。关于教育惩戒权的讨论,是近年来的社会热点,甚至出现了这样的怪象:管理部门希望将“戒尺”交给老师,老师们却不愿接过“戒尺”。面对学生的出格行为,越来越多的老师出现了“惹不起、躲得起”的心态。

当前,教育部和一些地方,都在探索和制定的教育惩戒规则,为教育惩戒打磨具体操作的细节,舆论也对教育惩戒给与巨大关注。在这种教育惩戒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的氛围中,作为惩戒制度的最终执行者,一些教师却呈现出“不愿接过戒尺”的漠然态度,不免发人深思。这种态度传递出一个清晰的信号:建立教育惩戒制度绝非发几个文件、制定几个规则授予教师惩戒权柄那么简单,要用好教育“戒尺”,不能光靠教师。

部分教师对教育惩戒权的反应貌似在情理之外,实则在意料之中。多年前,许多家长盼着或要求教师严管学生,而现在的许多家长,有颗玻璃心又溺爱孩子,感觉孩子在学校受了一点“委屈”立刻就会跳起来。个别家长甚至会到处讨说法,甚至“大闹天宫”。诚然,部分家长的投诉或反映是正当合理的沟通和维权,但也有一些家长的“讨说法”完全是小题大做、无事生非,是过度维权、错误维权。正是第二种情况,给教师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,让一些教师对教育惩戒畏首畏尾。

教育惩戒是个大课题,不仅是教师的责任,而且是全社会的责任。要建立并落实好教育惩戒制度,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,针对教师“不想管、不能管、不敢管”的难点和痛点,精准疏堵清障,为教师提供保障和支持,为教育惩戒落地创造良好的环境。

鉴于教育惩戒既涉及学生权益,也涉及教师权益,教育部以及各地有必要以规章、地方法规或更高层级的法律规范的形式来明确教育惩戒权,详细规定在哪些具体的情形下教师可以对应实施哪种类型、程度的惩戒,不能实施哪种惩戒,压缩自由裁量空间。这样,当出现学生严重违纪的情形时,对应的惩戒选择就清晰地摆在那里,教师作为教育责任人,实施惩戒就成了一种应然的义务,不实施惩戒则成了一种失职。显然,教育惩戒规则越细,教师实施惩戒的权责一致性就越强,教师依法依规教育管理学生的主动性就越强。

另一方面,相关法规对于过度维权、错误维权的家长,也该有防范、约束措施。首先,应该明确,对于教师合规合理使用惩戒权造成的后果,无需教师承担责任,更不能因为某些压力处分教师。同时,应建立教育纠纷调处机制,由学校或教育部门对家长的投诉、反应或“闹事”按程序和规则进行调查评估,引导家长理性表达诉求。如发现家长诉求不合理,则在全面解释的基础上予以“驳回”,如果家长有威胁、侮辱、伤害教师等行为,应依法保护教师的人身财产安全和声誉,支持或代表教师追究家长法律责任。

小树不修,难以成材。家长尤其需要正视教育惩戒,尊重教师的权利,理解和配合教师合理管束的教育行为,为教师使用“戒尺”当好坚强后盾。家长越开明,教师管理学生就越有信心和责任心。(南方教育时报)

肇庆市鼎湖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

©版权所有:鼎湖文明网 粤ICP备15073790号

制作支持:肇庆市中新信息网络有限公司 电话:0758-2893866